纪念我的好兄弟张锐

发布日期:2 年前

2016年10月6日是个无法忘怀的日子。


早上我刚开完一个长途电话会议,正在为我们在美国投资的企业Coupa当晚在美国上市而感到兴奋。就在10点57分,我收到春雨医生联合创始人李光辉发来有关张锐去世的消息。我当时太震惊了,整个人好像被炮弹炸去了双腿,顿时站不起来。虽然张锐的告别仪式在明天早上,但今天傍晚我先去看了看他想和他说说话,看看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我和张锐是2011年认识的。当时,他在融首轮的资金,谈了不少投资人,大家都觉得移动医疗的概念太早,有谁会拿个手机看病呢?我其实也看到了其他投资人看到的风险,但我有段个人经历和张锐所描绘的春雨远景很吻合,让我毅然决定支持春雨医生,也使我后来和张锐成为了紧密的创业伙伴和好朋友。那段经历是发生在我17岁的时候,当时我连续一个月高烧不退,看了好几个医生都束手无策。父母都是受教育不多生活拮据的人,不知道去那里找懂治这病的医生,也担心承受不了高昂的医药费。后来,非常幸运的,父亲接送的一位医生搭客推荐了另一位医生把我的病给治好了。之后来到北京,听一位主任医生朋友说他看的病人有一大半不需要看他,而真正需要他服务的不一定能找到他;此外,他服务再好,收入也非常有限。因此,当张锐激昂的说我们要通过移动医疗和线上问诊帮助全国各地的患者能及时找到能帮助他的医生,让医生能得到和他治病能力以及服务相匹配的收入,让人看病不再难,让当医生成为被社会高度认可的光荣职业的时候,我被这位头发稀少但激情澎湃的创业者感动了。我悄悄的问自己:这10多年来的投资生涯里还有哪些项目能比和张锐一起耕耘这事业更有社会意义呢?


1.jpg

我和张锐在蓝驰CEO年会的合影


张锐去世的时候,我们都没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我最后见他是上周国庆节前开的春雨董事会。会后他还告诉各位董事他会特地安排大家去日本做个高端体检,是春雨国际的一项很好的服务。和张锐交往这么多年来,他总是关心别人多过关心自己而且从不图回报。他关心用户的健康问题在春雨上是不是能被妥善解决;他关心医生是不是能挣到钱,是不是能更好的服务患者;他也关心创业兄弟们是不是能得到足够的回报。还有我们基金投资的企业CEO们有不少碰到创业困难求助于他甚至包括为家属找合适的医生他都慷慨相助,从不推辞。他对待他人总是很用心,我们公司搬家的时候,其他CEO都送花篮但他却送了我一幅画:“我知道您喜欢在办公室里摆画,换点更新潮的!”

2.jpg

张锐在蓝驰搬新办公室时送来的毕加索画作,一直挂在办公室休息区


如果时间能倒转,我真希望他能关心自己更多一点,那意外就有可能不会发生了。写到这里,我的泪水已经湿透了眼眶。


了解张锐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对自己和团队要求非常高、非常负责任的CEO。每当董事会汇报业务进展的时候,董事们都觉得公司的进度良好,和同行业的企业比较已经很优秀了。但张锐却很自责的说这里需要提升,那里不应该走弯路,公司进展不够快愧疚达不到投资人的预期。就算我们每一轮的运营指标,收入和估值都翻了好几倍,他还是觉得自己得做得不够好,离春雨要达到的远景还有一段距离。就因为他和团队的这种强烈的使命感和执着,使春雨医生快速的从零做到接近一个亿注册用户,一天几百万的问诊量,一个低频应用场景的App能做到这样的影响力是不容易的。有时我心疼张锐太拼命,也拉他到一边说“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他就眯着眼说“很辛苦很焦虑,但我挺享受的,每天造福他人很有意义!”和张锐在一起,总是不自觉地就被他那种“不怕死大丈夫把半边天撑起来”的冲劲所感染。


640.jpg

我们时常在张锐喜欢的千寻西餐厅一起见面碰撞


不少人看到张锐去世的消息后都说创业太苦逼了,而且数字医疗也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张锐是苦于困境劳累坏了。其实现在的春雨有着业内领先并且稳定增长的收入,而且以春雨那么大的用户规模和医生活跃度,要把收入做更大不是太难的事。但是医疗不像其他互联网应用如电商,游戏,视频,它牵涉到人的生命。医疗服务不可以违背良心违背道德,给患者他不需要或不达标的产品或服务,这是张锐和团队一路来坚持的底线,也是我敬重他的地方。春雨作为行业先行者,在通过不停的摸索,试错,找到既能提供及时合适的优质服务给用户、同时又能让整个医生生态和春雨有盈利的模式。这是春雨甚至整个数字医疗产业面临的挑战和机会。因此,当有同行通过媒体黑春雨倒闭的时候,张锐非常失望,不是因为这可能影响公司的品牌,而是因为它阻碍了整个产业往前迈进,让大家对这个能助力中国医疗生态快速改善的方向失去信心。


张锐走了,但他代表的对中国数字医疗的远景和坚持在一段时间内一定会正面影响很多人,而他未竟的遗志,春雨的团队和股东们一定会坚定的延续和执行。


好兄弟,我们会把春雨医生看好的,你放心,走好!


陈维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