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驰创投朱天宇:寻找能解决中医行业本质问题的创业者

发布日期:2 年前

7月1日下午,动脉网的“互联网+中药产业”论坛在北京举行,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进行了演讲。


0.jpg

以下是朱天宇的演讲实录:


谢谢大家!刚才前排的空气太差了,我出去透透气,这是非常不符合养生理论的。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话题,我感觉刚才正好和陆总打一个配合,刚刚陆总讲了整个行业面临的挑战,我更多想从我自己对中医浅显的理解,加上我做投资的角度,从我的角度分享我们找什么样的创业者,我们看到中医创业领域真正的机会可能在什么地方。

  

先简单介绍一下蓝驰,我们是一个比较低调的基金,知道的人可能不是很多。我们实际上最早98年开始就在硅谷开始,到中国大概05、06年比较活跃,在中国已经10年,投了快100个公司。春雨医生我们是它的第一个投资人,医疗健康方面我们差不多投了十多个项目。包括医疗服务、医疗数据、健康管理,我们也是大家中医APP第一个投资人。


我和中医的渊源


我想和大家简单分享我自己的一些故事,和中医的缘分。我不知道今天在座的大家都是中医支持者吗?有没有中医黑?今天都是捧场的,但是你朋友圈里有没有中医黑,或者对中医有质疑的?所以这就是确实面临的挑战,我们说对西医、西医医院有质疑的有吗?不会有太多举手。

    

我妈妈的爷爷当然也是个读书人,我妈小时候他们家里人如果有个感冒或者小病基本上都是我妈的爷爷自己开方子,他就是自学的中医。这个事我是到了最近开始了解中医的时候,和家里人聊天,我才惊讶的知道这个事,因为以前她从来不和我说这个事,我一开始也是对中医有一些不了解的地方,但是我身边自己家里都有这样的事发生的话,更进一步激发我对中医了解的兴趣。再加上我后来身边一系列事情,我非常亲近的朋友、我的亲戚得了接近癌症的病症,都得到有效的治疗,其实更加重了我对这个事的关注。

    

但是自己了解过程中其实也发现,确实存在中医实际的治疗效果,是不是能让所有人信服,这个问题到现在整个行业里还没有被充分解决。我今天讲的挑战其实只是开个头,更多希望通过我的感受和思考,我觉得粗浅的认识机会在什么地方。

   

另外一个角度,像刚才大家说的,中医无论是治疗效果还是治疗辩证过程,到现在来讲都是像一个迷一样,缺少一个数据。但是其实在我自己接触过程当中,我这些都没有答案,但是我自己的思考。比如一本书叫《内证观察笔记》,这本书的内容我自己能消化比例非常之少,我觉得是一本奇书。但是我的认知过程,不会神话中医,也不会妖魔化。看到这本书我感觉中医也是遵循非常理性的观察、思考、辩证,不是神秘的东西。但是为什么没能和现在大家认知体系对接?这些可能性存在吗?有没有解决方案?其实通过我们自己,包括刚才我说我们也投了一些医疗大数据,除了医疗大数据我们还投了很多大数据公司,包括我之前在百度公司,这个行业里玩过大数据的人并不多,大数据真正解决是相关性的问题,不是解决因果问题。

    

现在整个技术发展到这个程度,在数据的提取、收集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我甚至和周围身边医疗世家的朋友,他们甚至在美国开诊所行医,也和他们探讨这种可能性存不存在,他说他不知道,但是非常期待。我们作为早期投资者也非常希望真正用技术的手段,是不是帮这些医生做到一些事。再往上提升一个层次,我也发现在中医大家辩论到最后,其实不光是实际效果、事实证据、理性逻辑链条,其实后来是两种不同的文化、世界观、认知体系的碰撞。这套认知体系以中国文明为代表存在了这么多年,我到现在也不能有这个解释,这两个体系就不是互相包含,而是互相独立,它们俩的关系到底是怎样。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天天在考虑投资问题的理性的投资者,我觉得是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这两种观念的碰撞,可能到最后会形成什么样的关系,这也是我考虑的问题。

    

我们在寻找真正解决本质问题的创业者


所以我就直接抛出我的结论,我们在寻找什么样的创业者,这个和刚才陆刚总提到的问题非常一样。我们在寻找真正解决本质问题的创业者,针对中医领域,我自己的感觉其实首先要强调一点,作为早期投资者,其实并不是去看模式。经常有人过来说你看我这O2O模式怎么样,APP怎么样。但实际上作为早期投资者我们首先看是不是把行业的本质问题看清楚了,找到问题一起探索、试错,找到更有效率解决问题的方法,找到方法指向一个规模化的市场,这个就是早期投资者去判断创业机会最简单的方法。

    

这是我非常粗浅的认识,今天有很多前辈,希望和大家一起交流。现在最核心的问题,真正有料的、真正能干活的,有本事的中医,其实现在和市场的认知存在非常大的断层。这些真正优秀的医生,不光说民间医生,其实体制内有非常多的有些医生,但是这里的实际锻炼过程,历史原因确实存在很大断层,我们能不能有一套方式,把这些真正优秀的医生选出来,这是一个特别核心的,把中医行业能够整体带动起来的关键点。因为中医这个行业有一个大的前提背景,整个中医行业的话语权处在相对弱势,虽然我知道过去十年话语权已经比过去几十年的历史状况有所改善,但是依然还是处在弱势状态,怎么真正改变这个事,其实是靠疗效说话的。

    

再往下医生的疗法,有没有一套东西把这些都收集起来,形成一个成建制规模影响力,影响大家的看法,这是真正能把这个行业翻过来。但是找到这些医生和疗法是远远不够的,所以第二个层次几个角度,第一变现能力,其实刚才看中医罗总讲得非常实在,医生获客就是变现能力很重要的方面,你的诊疗手段、诊疗能力能不能真正变成自己生存造血能力,是不是能进一步规模化,可以服务更多人、解决更多问题,变现能力就是一方面。我为什么没有提商业模式,因为其实这里头不一定是以商业模式主导的思维,而是还是以先识别问题、解决问题,解决问题过程当中形成自己造血能力的角度考虑你的创业角度。除了优选这些医生之外,要上这些优秀医生影响和培育更多的人,再往下是疗法、药材和创新手段的结合,就是治疗手段、治疗过程在现在的环境中有没有新的技术、新的方法,能够进一步提升你的效率。最后其实也是回到我刚才说的三个层次的问题,到最后我觉得最后还是看到真正成规模的医生群体,成规模的影响或者改善大家的身体健康状况,这个影响最后能够使得中医获得应有的话语权。但是这个时候我们知道其实并不是中医要反过来把西医吃掉,刚才很多人分析了,中医的辩证、系统性思维,有它的擅长方向,西医也有它的擅长点,能够直接有效解决问题,这到最后是能够互相包容、互相进步。

    

说到这三个层次看起来有点务虚,好像谈情怀。但是回到真正要识别中医在中国现在市场环境下处在什么样的状态,它的本质问题是什么,是不是能抱着这样的初心解决问题,这个顺序是非常重要的排序,但是解决问题的顺序不一定按照这个顺序,但是心里有没有这样一个认识,这个是我们非常关注的。所以这里头只是我自己浅显的思考,更多的你要找到这些问题,怎么解决问题。

    

因为我自己是互联网从业15年以上的,跟着互联网行业成长起来的,我觉得其实中医这个行业面临的发展机遇和互联网在15年前、20年前处的行业发展机遇有很多相近之处,如果你能体会到这里面的区别,我相信对于在座的创业者确实可以获得更多的怎么借势,从行业的薄弱环节去切市场,找到借势、借力的地方。比如我提到话语权,互联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大家只是归于增值服务的子类,但是恰恰是话语权的相对弱势,大家觉得它不是赚大钱的事,或者监管能够还没有达到,互联网在中国这么大蓬勃的发展,首先得益于当初互联网行业没有得到一个非常严厉的政府监管,当然其实还有很多问题,但是确实这个行业政府监管比较宽松,这样的土壤才促进了这个行业的蓬勃发展。另外互联网由于它的特性,它是直接2C,渠道非常短,必须要赢得消费者的心。能不能赢得消费者的心决定了商业模式的议价能力,以前2B要去磕订单,打交道的并不是最终的服务使用者,而是服务采购者,影响他决策的角度、逻辑和赢得消费者的心是不一样的。中医到后来也是看口碑,现在这些中医诊所可能真的不需要监管、审批,我一开始觉得这样是不是一下就乱了,但是说其实很好,大家就看实效、看口碑。但是确实还有一个监管平衡点,互联网一开始你的产品就是要找到最核心的赢得消费者心的切入点。

    

刚才看中医包括大家中医,从一开始无论对于中医爱好者,对于普通的健康需要被管理的普通消费者还是医生,其实他们都是在找是不是解决消费者问题的点,这些点形成自下而上的力量,构建你形成产业里的议价能力,从上下游不断扩大产业影响力,最后改变和影响产业。

    

刚才也提到了开放性,如果互联网只是一个技术工具的技术改变的话,真正是因为它的连接可以无限制开放,使得最后互联网上诞生了非常多的有网络效应的产业模式,形成了上千亿市值公司,但是这些千亿市值公司,不光是自己产品和服务非常优秀,而是因为真正有网络效应的支持。中医到后来所面临的产业经济,让它享有这个开放性,能够自由生长,最后产生连接。包括大家中医,到最后每一个医生、每一个中医爱好者、消费者都开始用它管理自己的健康,管理他的病人,这里面积累的数据连接已经产生的数据,是不是能够帮助我们在中医辩证上做一点事,这也是我非常期待的。

   

中医是辩证,不完全依赖于设备或者检测东西,自己能操作起来的生存模式更轻,这里面和互联网也很像。这几点相近之处,能不能找到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模式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

  

机会在哪里--可能的模式


最后我简单说一下我们看到的模式,但是这些模式并不是我们说的我们倾向的模式,而是回到刚才那个思路,你在发现什么问题,你在为什么样的服务对象解决这些问题,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一些解决方案,这只是我自己非常浅显的总结,远远不能穷尽这个市场可能出现的机会。所以我希望别因为这张PPT悟道大家对创业方向的思考,只是针对刚才问题出发导向简单的推导。

    

比如我们说对中医爱好者,他的消费升级,但是这里面比较注重体验、学习机会。对于病人刚才说了就诊也好,术后康复、健康管理都可以做到。对于医生这些是很直接的需求的诊所管理、诊后管理工具,刚才说要分级诊疗,也是整个市场无论是政府还是监管方都非常需要真正的分级诊疗被推行。现在三甲医院已经成为一个顽固的堡垒,其实政策也推不动,自下而上的方式也推不动,中医这块能不能成为破局起点也非常值得期待。

    

当然不可能忽略的,包括中医药的方面,这里面其实我重点想说一下有效组份和成分提取,实际上中医如果通过数据的收集和整理,通过对辩证的分析,最后能够把之前的方子里真正有效的组份和成分拿出来的话,甚至有可能克服原先中草药由于产地的局限形成的药效参差不齐。最后的不同是有效组份导致浓度不一样,但是如果有更精确的分析能力,西方理论里面的分析能力,对它有进一步认识,是不是有可能带来一些新的机会我不知道,但这些都是我们作为早期投资者我们偏乐观,我们非常希望现代科技的发展这些思路、这些观念的打开能够帮我们拓展出这些新的可能性。

    

所以非常感谢大家,希望有这样的初衷、有这样的思考,有这样问题解决和执行能力的创业者能够过来一起找我们,我们愿意和你一起从问题出发,而不是从既定的模式出发,一起从问题出发,一起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这可能是我们作为早期投资者最擅长的。